-电脑知识网
电脑资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

资本抛弃,内卷不断,射频芯片「裸泳者」没有未来

时间:2022-05-07 11:15:14出处:[ 互联网 ]-电脑资讯网

如果说SoC芯片是手机的“大脑”,那么射频芯片可以说是手机的“眼睛和耳朵”。负责收发信号的射频芯片早在功能机时代就是手机必不可少的配件。

但与SoC芯片的高话题度不同,射频芯片在很长时间里面一直都是低调的存在。而如今随着5G时代的到来和“芯片国产化”的热潮,射频芯片这条本来安静的路上,也逐渐开始车水马龙。

而在鼎沸之声持续两年后,资本迎来退潮,这条路上的刀光剑影终于开始闪烁。

既有给资本不断画饼的厂商最终自食恶果,迎来了泡沫爆炸。也有耕耘者终于等到了破土的新芽。射频芯片国产化的胜利就在眼前,但许多厂商却要倒在黎明前了。

射频“老大”破发,资本终于冷静

在国产射频功率放大器(RF PA)领域,2010年成立的唯捷创芯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大哥”。

在唯捷创芯成立的同年,成立6年的射频PA巨头锐迪科(2014年被紫光集团收购)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一时间风头无两,大有“横扫六合”之势。

面对如此对手,一开始不被看好的唯捷创芯,最后却完成“反杀”,成为了射频PA当之无愧的“龙头”,实属不易。

根据唯捷创芯招股说明书,在报告期内,唯捷创芯芯片累积出货超过8亿颗。

其产品不仅获得了小米、oppo、vivo等多家全球知名厂商的青睐,成功进入其供应链。并且根据 CB insights发布的《中国芯片设计榜单2020》报告,唯捷创芯的4G射频功率放大器出货量已经位居全国第一。

根据射频从业者,三伍微CEO钟林的统计,剩下几家较大的国产PA供应商的4G PA 加起来的占有率也不过和唯捷创芯持平。唯捷创芯以一己之力几乎可以“单挑”剩下的整个国产PA市场。

但资本市场却并不看好这位“老大”。

4月12日登陆科创板后,唯捷创芯股票上市首日便下跌36.04%,以发行价计算,中签者每签约亏损12000元。

既有拿得出手的产品,又有小米、OPPO等终端大客户为其“背书”,在唯捷创芯上市之前的半个多月里,多家券商也都曾表示过对唯捷创芯的看好,唯捷创芯在资本市场的惨败实在出人意料。

这一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在同业者看来,是射频芯片赛道上资本退潮的一个缩影。

 “上市并不能避免竞争,现在过度竞争的趋势下,很多创业公司面临淘汰。如果只是做重复劳动,这些公司一点价值都没有。”一位射频芯片从业者告诉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唯捷创芯作为龙头在资本市场遇冷,不仅会使得资本信心下降,而且后面的创业公司上市的路会变得更难。如果股价继续下跌,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甚至有可能倒挂。”

“兔死而狐悲,如果作为行业龙头的唯捷创芯都只有200亿不到的市值,那么资本眼中,我们又价值几何呢?”

从前资本只看到了前途的光明,如今也看到了道路的曲折。

仅仅在两年前,射频芯片还是资本眼中的“香饽饽”。

“红海”沸腾的两年

2019年,随着5G的商用,射频芯片的重要性也随之提升。

以射频PA为例,一台4G手机所需的射频PA芯片为5-7颗,而5G时代将达到16颗之多,且单颗芯片价值比4G芯片更高,市场需求暴涨一倍有余。并且5G基站、窄带互联网等5G“基础建设”也离不开射频芯片。可以说,5G时代给了射频行业一方更广阔的舞台。

据Yole统计,2021年中国大陆地区射频前端销售额约为20亿美元,而三年前,这一数字仅为3亿美元。三年时间市场扩张了六倍。

市场的飞速扩张引来了嗅觉灵敏的资本。

2019年后,射频赛道迎来了上市热潮:艾为电子、卓胜微、唯捷创芯等行业龙头纷纷上市,国博电子、慧智微等也在寻求敲钟可能。不论对资本还是射频厂商来说,这都是最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一年射频前端巨头卓胜微在科创板上市。上市之后,股价一路飘红,在短短半年时间内股价涨了近16倍,市值最高时接近1800亿元,被股民称为“半导体茅台”。

资本之所以进场如此果断,是因为察觉到了射频行业进行国产化替代背后巨大的商机。

据Yole Development数据,2020年全球射频前端市场规模为150亿美元,2025年则有望达到258亿美元。射频行业中,前五大龙头全为外国厂商,合计占据了79%的市场,这给予了国产射频厂商巨大的市场想象空间。

资本希望的是国产射频能够“吃掉”外国巨头的份额,但事与愿违,在真正有实力挑战巨头们的公司出现之前,国产射频赛道的内卷却率先开始了。

“国产射频芯片领域早已不是蓝海,而是一片红海,竞争已经白热化。”钟林这样告诉雷峰网,“从国产射频行业的毛利率就可以看出。”

此言非虚。新近上市的唯捷创芯,其报告期内产品毛利率仅仅在20%上下波动,而国外龙头思佳讯、Qorvo、村田等企业的毛利率则在40%到60%之间。

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是疯狂涌入这条赛道的资本带来了大量的同质化竞争。

“射频行业的现状是高端不足,低端过剩,”业内人士也说,“实际上很多所谓创业公司,就是找了两三个有行业经验的人,然后拿一笔投资,就开始做低端或者中端,打价格战。国内现在有3000家半导体企业,不可能全部活下来。经历了唯捷创芯的破发,资本真的应该冷静了。”

卓胜微的“茅台神话”也在2021年下半年开始的暴跌中迎来了终局。如今,卓胜微的市值已经缩水至657亿元,仅约为其最高点时的三分之一。

两年时间里,资本疯狂涌入这条赛道,现在又争相撤出。高楼未起,宴席已竟。

“资本的输血,造成了射频行业的内卷现象,”钟林这样告诉我们,“只要资本不停输血,射频行业的内卷就不会停止。”

如今,射频行业中的资本正在撤退。资本退潮后,“裸泳者们”渐渐浮出水面。

国产射频的“冰火两重天”

面对外国巨头的垄断,国产射频在高端滤波器等领域还在寻求突破,暂时还未“破冰”,而面对低端市场的内卷,一时间又难以“灭火”。

“冰火两重天”中,射频行业走到了命运的关键路口。

山顶之下的“内卷”

垄断了市场的国际巨头们站在技术的山顶。

只有爬上山顶,才真正有资格和国际巨头们一较高下。

对于国产射频行业的创业者们来说,山上和山下完全是两种景象。

山顶之上是国产射频与国际巨头的“光明顶决战”,山顶之下,却是登峰者的互相倾轧。

而手机厂商,就是掌管这一方天地的山神土地。

“离开了手机,射频芯片的市场规模并不大,”钟林表示,“成立早,有技术积累的公司优势很大。它们已经建立了和终端厂商比较紧密的关系,有客户优势。现在射频最大的市场就是手机和WiFi路由器,特别是手机市场。所谓的“客户优势”,其实就是抱紧终端厂商的“大腿”。

厮杀十余年的智能手机市场如今已经风云初定。

苹果、三星两位“洋和尚”暂且按下不表,国内的手机厂商已经形成了“华、米、O、V”四强并立的局面。在华为遭受制裁后,原属华为的荣耀又接过了大旗。

对于射频芯片厂商们来说,得“四强”者,方有能力与思佳讯、Qorvo、村田等行业龙头逐鹿天下。

但叩响“四强”的门,又谈何容易?

作为“四强”绝对主力的中高端手机,在射频技术上主要采用Sub-3GHz PAMiD和UHB L-PAMiF方案。其中前者尚在探索,即将迎来突破。后者则已经被一些国产射频厂商掌握。

这也正是“国产替代”与外国垄断龙头厮杀的主战场。

如果跨不过这一技术门槛,那么就只能被迫加入“内卷”,在低端市场里抢一杯残羹果腹。

另一方面,供应链需要的是有价值的芯片。“国产替代”的噱头和故事也许可以打动资本,但动摇不了供应链的决定。

大多数射频芯片厂商都需要代工,而代工厂的产能是有限的。

这就使得代工供应链没有意愿支持没有技术创新,只是杀价格的公司。

没有技术积累的企业,在射频行业寸步难行。

但在资本的催化下,一些射频厂商讲故事的意愿显然大于拼技术。

“故事大王”们走到生死边缘

前文提到的有“芯片茅台”卓胜微,高股价的泡沫中就有着“讲故事”的痕迹。

2020年,股价彼时高居创业板榜首的卓胜微进行了一次价值30亿元的融资,而当时卓胜微的市值不过20亿。并且,此时卓胜微在IPO募资时的项目仍在建设中,流动资金也没有出现断裂的压力。

因此不少人认为卓胜微这次融资是为了维持自身的高股价神话,满足资本的胃口。

卓胜微的股价中存在泡沫,这几乎是共识,但停下来就意味着泡沫破裂。

在这种压力下,卓胜微只能在“讲故事”的路上一路狂奔。

卓胜微的故事讲到最后,结局是价值接近1200亿的泡沫轰然破裂。

我们无法预知卓胜微未来将会如何,但资本似乎真的不想再听故事了。

而不同于卓胜微尚有与小米、OPPO、华为等厂商的紧密合作和射频开关领域的行业龙头地位,更多籍籍无名的厂商除去故事之外,实在乏善可陈。

就像钟林所说:“有些芯片厂商在为投资人讲一个‘开心农场’的故事,他们想着多种植几个市场上热卖的菜品,每一种菜都卖一点,销售额就起来了,也许不挣钱,但可以上市圈钱。”

曾几何时,靠着资本的输血还能够堪堪维持的他们,如今面临资本的退潮,已经走到了生死边缘。

国产射频的“第二次长征”

资本退潮后的射频芯片行业又将如何?钟林为我们做了解释。

“能够闯出去的公司,最需要的事情,一个是做差异化,另一个是做技术,技术的核心则在人才。”钟林说,在射频行业,高校培养的人才还只是一张白纸。只有亲身在行业中浸淫钻研3-5年,才能独当一面。

同样的,配套设备的建设,技术的更新,也需要时间。

总的来说,芯片是一个需要慢下来的行业。

对于射频芯片行业而言,资本的退潮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钟林说:“凡事都要辩证来看,如果这个行业里没有资本注入的泡沫,这个行业很难发展起来。但是资本的涌入也使得这个行业的竞争陷入了无序。如今资本停止向没有前途的公司输血,会给国产中真正有未来的公司机会。”

实际上,在十几年前的2G时代,国产射频就已经在突破“卡脖子”的战斗中取得过一次胜利。

“中国的手机产业能够起来,射频行业功劳不小,”钟林表示,“如果没有国产射频,一台手机会贵上不少。可能做射频芯片的成本并不高,但如果没有国产替代品,国外厂商仗着市场垄断,给终端供货的价格会非常昂贵。”

5G时代的射频行业,道路依然曲折,但前途依然光明。

钟林告诉我们,国产的Sub-3GHz PAMiD将在两年内推出,新一轮的国产替代即将开始。

在“裸泳”者们痴迷讲故事的时候,真正有突破“卡脖子”决心的公司种下的种子已经破土而出。就像钟林所说:“国产射频芯片的前途一片光明,国产射频芯片已经雄起。”

只是“故事大王”们,恐怕得去追寻下一个风口了。

相关推荐

  • 国产最先进晶圆厂中芯国际拟申请国内上市 加速14nm工艺
  • 落后台积电二三代:中芯国际募资200亿能否逆袭?
  • 国产半导体第一股来了 中芯国际宣布7月16日科创板上市
  • 亏损142.5亿!旷视科技拟上科创板募资60亿 华为是大客户
  • 红筹CDR回A第一股夭折?联想集团科创板IPO审核终止
  • 联想集团终止科创板上市:仅8天 史上最短科创板IPO之旅
  • 联想集团终止科创板上市 这家美企为什么要在中国上市?
  • 联想集团终止科创板上市 到底是怎么回事?
  • 国产x86 CPU厂商海光将登陆科创板:募资91.5亿元
  • 国产CPU第一股龙芯中科上市首日市值超340亿,自研架构光环与争议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