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资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

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公正在线阅读)

时间:2021-10-27 06:03:39出处:[ 互联网 ]-电脑资讯网

今天我要为您解读的书是金钱不能买什么,副标题是金钱和公正的正面交锋。

现在这个世界上似乎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得到。

在电商平台上,你可以买到活蝎子,租下一个男友,或者让诗人为你写一首诗,要在朋友婚礼上发言,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担心,花钱就能买到量身定制的婚礼贺词。

在美国的一些地方,非暴力罪犯每晚花费八十二美元就能升级到更干净、更安静的牢房,甚至生命也能被明码标价。

只要付了钱就能买到别人的身体、器官或者代孕服务,尽管那有可能是违法的。

那么有什么是金钱买不到的吗?

市场对我们人生的渗透是否应该有个界限?

这就是本书要探讨的内容。

本书作者迈克尔桑德尔是美国人文、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他在哈佛大学哲学系任教,被誉为是哈佛最受欢迎的教授之一。

桑德尔擅长通过富有哲理的提问,激发听众对社会现象进行自己的思考。

他的哈佛公开课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在网上广为流传,同名图书我们西马讲书也讲过。

二零一二年年底,桑德尔曾来到中国,在厦门大学和北京大学以金钱不能买什么为主题进行演讲,当时近千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

在中国学子信中,桑德尔是不折不扣的学术明星。

在金钱和公正问题上,桑德尔认为金钱虽然能买到很多东西,市场经济也给人带来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好处,但市场的作用力应该是有界限的。

当市场越界到非市场领域,比如家庭、健康、教育或公民义务等领域,就会冒犯道德边界,引发伦理问题。

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公正在线阅读)

而如果我们对这些伦理问题坐视不理、任凭市场越界,就会遭到市场经济的反噬。

桑德尔在本书中具体探讨了市场与道德伦理之间的各种矛盾,回应了人们该如何面对冲突、如何给市场划定界限等问题。

接下来我就分两个部分来解读本书。

第一,市场对道德伦理的破坏表现在哪里?

第二、如何抵御市场的过度入侵?

先来讲第一部分。

市场对道德、伦理的破坏表现在哪里?

当代市场经济让人们的物质生活空前丰富,各种各样的商品或服务都能拿到市场上交易,这让政治家、金融业者和许多普通人都持有市场必胜论的观点,认为只要市场自由发展下去,就会不断带来繁荣和自由,那种既富足又具有道德感、人人安居乐业的良好生活自然就来了。

但二零零八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把人们从市场的迷梦中惊醒,由次贷危机引发的一连串问题,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个曾经看似全能的市场是什么?

让一个工薪阶层的人去贷款买下自己根本买不起的别墅,又是什么让银行愿意冒风险给还款能力不足的人们提供贷款,很多人会说答案是。

人性的贪婪。

但在本书作者桑德尔看来,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更加根本性的原因是自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市场和被市场塑造的价值观不断地入侵和渗透进了本来不该他们进入的领域,带来了伦理和道德上的困惑。

市场价值观认为市场是增进社会繁荣和富裕的最佳途径,其他机制都没有市场这么大的分配和调动资源的本领,一样东西只要放到市场里,买卖双方就能高效率地各取所需。

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从前不能买卖的东西成为在市场上流通的商品。

但市场的核心逻辑对交易行为不加道德判断。

比如一个有钱人病了需要换肾,一个穷人缺钱,于是把自己的肾带给有钱人。

单纯从市场逻辑来看,买卖双方出于自愿、各取所需,一方花钱续命,一方卖肾换钱。

然而这桩表面看来银豁两契的公正交易就是道德的吗?

市场逻辑不会去想这个问题,狂热摩拜市场的公众也不会。

但桑德尔认为,不去想这个问题不代表问题不存在。

事实上,市场从两方面破坏着社会道德,一是破坏社会公正,二是腐蚀许多东西的真正的价值。

首先来讲市场对社会公正的破坏,所谓社会公正主要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指的是分配上的公正,比如给所有人一样的基本权利、平等的发展机会等等;

另一方面则是程序公正。

比如去税务局办事,电脑知识网不管富豪还是工薪阶层,大家要走的流程是一样的。

生活中最常见的体现公正的事情就是排队。

排队本身讲究的是先来、后到,但现实中很多队并不是这么排的。

比如在游乐园,热门项目的队伍总是很长,游客花更多钱购买具有免排队功能的门票,就能在热门项目上优先入场。

又比如在机场购买头等舱机票的乘客,在安检和检查护照时能享受快速通道,省下许多排队的时间。

人们为了快点排上队而多花钱,这些行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在用钱换时间。

所以当一个人既觉得自己的时间很宝贵,也出得起这份钱,那么他就会花钱来免去排队的时间,从而提高个人的经济效率,这听上去是挺合理的。

对于这种花钱就能插队的市场伦理,一部分经济学家是赞同的,他们从功利主义角度出发,认为游客花钱购买免排队功能的门票,从而节约了自己的时间,而游乐园也借此挣到了更多的钱,这是件双赢的事。

通过这种各取所需,市场对资源实现了合理的分配,可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存在即合理。

这句话是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的,人们常常用它来证明已经存在的东西是正当的,但人们对这句话往往有误读,我们在这里也补充解释一下,黑格尔说的合理指的是一种现实性的、客观的存在,但这种存在不一定是正确的,更不一定是真理。

运用到经济学上,花钱插队的做法,即使天天在发生,看上去存在得好好的,但这种资源分配的方式其内在还是不正当、不正确的。

比如歌手的演唱会门票一票难求,有钱人可以加钱去买贵出很多倍的黄牛票,这种价高者得的资源分配方式,并不谁是最需要、最珍惜这些资源的有钱人,因为能花大钱买黄牛票,反而可能侵占了那些没钱的铁杆粉丝们听演唱会的机会,里面就潜藏着不公正。

这种不公正对不追星的人来说无非是少了一项娱乐,但对真心喜欢这个歌手的粉丝来说却是刻骨铭心的措施。

同样,如果任凭花钱就能插队、走捷径的风气横行。

就会在更多地方、有更多人的切身利益被损害,那就不是没听成演唱会这么简单了。

比如去医院挂专家号,只要肯多出钱,就能找到黄牛半夜里去替你排队。

但是难道就因为一些人花得起额外的钱就能插队看病吗?

在医院更应该被优先考虑的难道不是病情的严重程度吗?

再比如在司法领域,一旦市场介入,其中带来的不公正就更大了。

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会给公众留出一定的席位,为的是让大家有公平、公正的机会参与司法、了解司法。

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公正在线阅读)

普通人要想入场旁听,就要提前一天或几天去排队,而很多来自企业或党派的游说者也想入场,这样他们就能借机和立法者攀谈,从而快速。

了解到对自己行业有用的立法方面的信息。

因此这些开放的听证会席位就成为游说者非常看重的资源。

那些游说者会花每小时近六十美元的价格雇人替他们排队,但这实际上就是在挤占普通公众的席位。

所以当听证会的旁听席位可以在市场上进行买卖,就妨碍了司法体系的公正、透明。

桑德尔认为,市场不仅破坏这社会的公正,还腐蚀着事物的价值。

所谓事物的价值,简单来说就是这个事物对人或社会来说有什么功用,能产生哪些意义。

比如马克杯具有的是使用价值,它能用来喝水。

如果这个杯子是朋友送的礼物,那么还包含了友谊在里面,交通规则的价值。

在于能根据它来规范道路交通,让大家更安全的出行。

凡是能够在市场买卖的事物都有各自的价值,不然交易就不会发生了。

但是不是所有有价值的事物都可以被商品化,杯子是商品,但交通规则就不是,因为遵守交通规则是公民的义务。

桑德尔在书里举了一个违章停车罚金的例子,某人因为考虑到自己方便,宁愿支付罚金也要把汽车停在残疾人专用道上,但即使交了罚款,他的行为就无可指摘了吗?

这就好比提前付给警察几倍的超速罚金,就能在路上随便超速了吗?

然而违章罚金的目的是在公民义务或道德上进行惩戒,让人恪守一定的道德水准,而那愿付罚款也要占用残疾人专用道的行为,骨子里就是认为钱能买到一切方便,漠视残障人士的出行方便,需要相当于用钱来代替自己履行公民义务。

市场还会通过把一个人物化的方式腐蚀人的生命的价值。

桑德尔举了一个给员工买人寿保险的例子,四十八岁的赖斯在美国一家沃尔玛超市工作,有一天他工作时突然心脏病发,一周后不幸去世,公司给他买过人寿保险,且受益人是公司,但是莱斯及其家人并不知道。

后来保险公司赔了三十万美元给沃尔玛,家属却一分钱都没得。

在美国,公司给员工卖人寿保险获得的赔偿金就相当于公司的一项投资收入,而且这部分收入是不用缴税的。

所以此番操作在经济上有利于公司,而且公司认为员工的突然去世让公司先前投入的培训和职业训练都付诸东流了,这些理赔的钱是用来培训新员工的。

这个结局让赖斯的妻子感到愤怒,认为公司背着员工买人寿保险,等于是把人当成了可以帮公司回避风险与获利的期货了,这让人感到脊背发凉。

事实上,在九幺幺恐怖袭击之后的第一批人寿保单赔偿金里,就有一部分不是给遇难者家属,而是给雇主的。

保险的本意是通过向社会募资的方式,给少数的突发事件给予补偿,这本身是一种合理的资金配置和机构获利方式,但是公司在当事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给当事人买了保险,且从中获利,也就扭曲或腐败了人寿保险业务的初衷。

我们现在还很喜欢采用激励措施去促使人们采取某些行动。

在教育领域里有一个常见的情况,就是用钱来激励学生好好学习,但这反而可能会贬低教育或知识本身的价值。

比如在美国,有学校为了让学生多阅读,决定学生每读一本书就给一定的现金奖励,这表面看来能有效地让学生多看书,但实际上会让学生习惯于把阅读书籍当成赚钱的方法,反而腐蚀或贬低了孩子对阅读本身的那份热爱。

再比如用金钱换节育,每年都有成千上万个有毒瘾的妇女生出先天就患毒瘾的婴儿,其中许多出生后就被遗弃或虐待。

美国有一个慈善机构为了解决这个社会难题,想了一个办法,他们给有毒瘾的妇女每人三百美元现金,条件是他们要做到绝育或干脆放弃生育。

这个方案的初衷是好的,为的是不让更多不健康的婴儿来到这个世界上受苦,但却遭到许多人的指责,比如认为这是在间接地强迫妇女放弃生育权,或者是资助他们继续吸毒。

桑德尔认为这个用金钱换节育的方案,从慈善机构角度来说,相当于用三百美元来让女性放弃生育权,这本质上就是一种市场交易。

从女性角度来说,此举相当于为了三百美元就放弃了生育权,这本质上是在把自己的生育能力当作赚钱工具,但问题在于生育权或生育能力是。

不应该被当作商品来买卖的,否则一个人生个孩子,然后把他卖掉换钱也成了合理的事了。

而一个连生育权都可以随意出售的社会是非常可怕的。

时至今日,用金钱作为激励的市场手段正越来越深地左右着人们的生活。

桑德尔做了一个统计,激励这个词在亚当斯密或其他经典经济学家的论著中是没有的。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主要报刊上这个词的出现次数大概只有四十八次,而到了二零一一年则有近六千次,甚至多次出现在个人美国总统的公开演讲中。

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公正在线阅读)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曾在反思技术对人生活的影响时认为,现代技术的特征就是用凌驾自然的方式来达到目的,比如在河边架设风车是合理利用自然资源,但动不动就开山、破土、走核电站,却是在忽视自然规律和破坏自然。

虽然环保口号天天喊,电脑知识网但人们还是很难放弃科技带来的福利。

同样的,市场经济只是当代人用来提升社会生活的技术手段,但当我们已经到了什么都可以用钱买的境地,人手置于金钱的地方就越来越多,最终我们的社会生活也会被市场操控。

那么面对市场手段对道德领域的破坏,我们应该如何抵御市场的过度入侵呢?

接下来的第二部分,我们就来讲讲这个问题。

桑德尔认为我们要做的首先就是积极反思给市场划界,哪些领域是市场不该过度介入的。

具体来说,这些事物可以分成两类,第一类事物、包括有意、亲情或荣誉等。

这一类事物的共性是他们是花钱也买不到的,他们对人或社会的价值主要不是物质性的,而在于情感或思想的层面。

花钱可以买到照料,比如请保姆,但买不到真正的亲情。

周杰伦有一句歌词唱的是外婆,他要的是陪伴,而不是六百块,说的就是钱不能代替亲人的照料与陪伴。

再比方说交朋友有什么用呢?

这个问题本身就问错了,朋友之间当然会有陪伴、照料或互相帮助的实际作用,但这不是我们交朋友的本意。

真正的友谊是能够在思想上契合、在情感上共鸣。

又比如荣誉,荣誉就是通过表彰的方式,让某个人或行为的价值向世人证风险,从而让大家赞赏和推崇这个人或行为。

给一个物理学家颁发诺贝尔奖并不会增加他的学问,因为荣誉提升的是科学家在公众面前的名誉或影响力。

即使一个人花钱买来了金牌或荣誉,校友也买不到他们背后的真才实学或成就。

花钱买荣誉就是在沽名钓誉,而且对那些真正配得上这些荣誉的人来说也是不公正的。

第二类,市场不该介入的事物和生命、健康、教育和公民义务等领域有关。

这类事物的共性是他们虽然可以用钱买到,买来后也照样能用,但是把这些事物市场化之后,事物本身在道德、伦理方面的价值就会被腐蚀、贬低,甚至还会引发社会的道德滑坡。

我们前面提到的交通。

违章的例子就是市场的介入反而导致人们漠视交通规则。

桑德尔在书中还举了一个例子,以色列一家托儿所对直接孩子的家长实行罚款,但结果迟到的家长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了。

原本按时接孩子是家长应当履行的公民义务,也是对日托班老师工作和生活的尊重。

但是金钱的介入反而让家长们把罚款视为支付给日托班的超时费。

既然付了钱,晚接孩子就更理所应当了。

即使后来取消了罚款制度,晚接孩子的情况还是继续增多。

这个例子说明,金钱虽能让人买来效率和方便,却也破坏了社会承诺和守则。

再拿卖鞋来说吧,买来的血液和捐献的血液在使用价值上并无差别,但为什么还要提倡献血而非卖血呢?

这是因为献血的行为不仅给血库提供了血液,而且是公民义务的表达,有利于弘扬人类利他主义的美德。

有一个真实的案例,在英国国家血库的血液都来自捐献,而在美国,一部分血液来自志愿者,另一部分则来自商业血液银行。

从市场角度来说,允许血液成为市场上流通的商品,卖血的人可以挣钱,需要血液的机构也能稳定地得到血缘,这似乎是两全其美的事,但结果并非如此。

美国的采血系统运行的不仅没有英国号,还经常发生血库的血液告急、被浪费和污染的情况,献血率也不断下降。

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公正在线阅读)

桑德尔认为这说明当血液成为伤。

商品、献血行为所包含的慷慨、善良、守望、相助等良好品格被腐蚀和削弱了,这就是金钱买了不该买的东西的后果。

推而广之,人体器官也只能以捐献的途径被使用,而不能在市场买卖。

因为人体器官一旦成为明码标价的商品,穷人、弱势群体就更容易因为需要钱而被迫售卖自己的器官。

想象一下小说悲惨世界里,可怜的桑汀卖了一头秀发换钱,如果放到现在,他很可能就是去卖肾了。

更重要的是,器官买卖贬低了生命的价值,而人的生命是最宝贵和无价的。

因此桑德拉认为,当市场的触手碰到公民义务、健康、医疗、教育、司法等涉及道德的领域时。

市场的介入就应当是很慎重和有限的。

对此,那些坚持站在市场价值观一边的人提出了两个反驳。

第一个反驳认为金钱不会腐蚀或排挤非市场领域,因为把某个行为商业化并不等于在改变这种行为本身。

比如花钱买来的血和捐献的血一样能用。

对此,桑德尔认为问题不在于买来的血和捐来的血有没有一样的用途,而在于这种把不该交易的东西变成商品来交易的行为。

对献血的道德价值进行了复试。

来自市场的第二个反驳针对的是道德本身,认为人们的道德行为是一种稀缺资源,过多使用会让这种资源枯竭,等到急需的时候反而会不够用,所以过分的提倡利他主义、慷慨。

团结和公民义务,就是在过度消耗道德资源。

比如有的人就觉得如果经常要求人们志愿献血,那么在其他需要讲奉献的社会事务上,人们能付出的善意就变少了,因为善意的总额是有限的电脑知识网。

桑德尔则指出,这个观点误解了利他、善良、慷慨等美德的本质,就好像一对恩爱夫妻为了让爱情天长地久,所以大半辈子都积攒着爱意而不表现出来。

或者一个善良的人为了一辈子保持善良,所以平时从来不去做好事,这个逻辑是很荒唐的。

积极反思之外,要想在市场经济中拥有道德的良好生活,我们还要在根本上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市场经济只是帮助我们过上良好生活的手段,它并不是目的。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提出,人是目的,不是手段。

比如尊重某人,就是因为人本身就应该被尊重,而不是说这个人是富豪就值得尊重,那个人是打工人就不那么值得尊重。

但当我们给人的器官、人的权利、甚至整个生命掉价了,这就是把人当作物来看待。

如果我们不抵御市场对道德领域的过度入侵,那么就是在任凭市场成为自己的主人,担心受他的操控。

听到这里你也许还感到困惑,关于市场的界限似乎始终是模糊的。

比如在卖头发、卖肾和贩卖人口之间,那条不能跨越的界限究竟是什么?

对此,桑德尔没有给出终极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会伤害人的生命。

健康和尊严的那些可能会腐蚀道德伦理的市场行为,都值得拿出来为我们不断的反思和讨论。

当下因为市场的过度入侵,美国的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的幸福感越来越低,他们和富人的差距已经不仅仅是你能买游艇、豪车,而我不能的问题。

二是在教育资源、健康资源、参政议政等方面都面临着难以克服的不平等。

所以思考和讨论金钱不能买什么的问题才变得更加重要和紧迫。

好,金钱不能买什么就为你解读到这里

相关推荐

  • 苹果称IOS比安卓更安全 不支持旁加载应用
  • 美国逼三星交出商业机密 韩国表示不会轻易提供
  • 同仁堂高振坤现状怎么了?来看最新消息
  • 读大学怎么申请国家助学贷款 介绍申请流程
  • 韩国回应美国逼三星交出商业机密 回应称不会提供
  • 套路贷有哪些表现形式 记得不要碰这种贷款
  • 广东发布买房风险提示 这些风险不能碰
  • 网购式尽孝八成由80后90后下单 购买营养保健品
  • 支付宝风控了怎么解决 有办法可以解除吗?
  • 2022年农村开一家什么店有发展前景 创业者请注意